"给你平反了吗?""平了。" 就像父亲很久以后对我说的

时间:2019-10-30 18:52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育儿嫂

  巴俄秋珠寻思:给你平反仙女梅朵拉姆说了“你应该穿双靴子”,我还没有靴子我怎么走到梅朵拉姆跟前去?不过已经不会太远了,我就要有靴子了。

就像父亲很久以后对我说的,吗平狼是欺软怕硬的,吗平见弱的就上,见强的就让,一般不会和势力相当或势力超过自己的对手发生战斗。藏獒就不一样了,为了保卫主人和家园,再硬的对手也敢拼,哪怕自己死掉。狼一生都在损害别人,不管它损害的理由多么正当,藏獒一生都在帮助别人,尽管它的帮助有时是卑下而屈辱的。狼的一贯做法就是明哲保身,见死不救,藏獒的一贯做法是见义勇为,挺身而出。狼是自私自利的,藏獒是大公无私的。狼始终为自己而战,最多顾及到子女,藏獒始终为别人而战——朋友、主人,或者主人的财产。狼以食为天,终身只为食物活着,藏獒以道为天,它们的战斗早就超越了低层次的食物需求,而只在精神层面上展示力量——为了忠诚,为了神圣的义气和职责。狼的生存目的首先是保存自己,藏獒的生存目的首先是保卫别人。狼的存在就是事端的存在,让人害怕,藏獒的存在就是和平与安宁的存在,让人放心。狼动不动就翻脸,就背叛群体和狼友,所谓“白眼狼”说的就是这个,藏獒不会,它终身都会厚道地对待曾经友善地对待过它的一切。就要打开行李睡觉的时候,给你平反父亲借口找马又来到草坡上,给你平反再次摸了摸血迹浸染的冈日森格。冈日森格好像知道有人在摸他,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这次是耳朵,耳朵一直在动,像是求生的信号。

  

就在獒王这么想着的时候,吗平三匹雪狼已经不见了,吗平漫漫起伏的冰山雪岭消隐了它们矫健的身影。獒王虎头雪獒恶狠狠地叫了一声,意思是说:算你们命大,迟早我要吃了你们。伙伴们望着獒王,有的理解,有的不理解,但不管是理解的还是不理解的,都表示了绝对的服从。就在对藏獒的无尽怀想中,给你平反父亲去世了。就在父亲满腹狐疑的时候,吗平冈日森格突然变得狂躁不安起来,吗平想吠又吠不出足够大的声音,只好一再地龇着牙,连牙根都龇出来了。它伸长脖子往前走,拼命想加快脚步,但实际上它是越走越慢,几乎是原地踏步了。父亲说:“歇会儿吧,你走不动了。”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冈日森格要它卧下。冈日森格没有卧下,朝前低低地吼了一声。与此同时父亲听到了一阵马蹄的骤响,抬头一看,热阳泛滥的地平线上已是骑影飞驰了。

  

就在灰色老公獒第一次从后面蹿上来狠狠顶了它一下后,给你平反白狮子嘎保森格就已经知道老公獒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老公獒用肩膀顶它差不多就是顶在了岩石上,给你平反受伤的只能是它自己。所以当灰色老公獒第二次扑过去时,白狮子嘎保森格采取了一个让包括獒王在内的所有藏獒大吃一惊的举动,那就是一跃而起,从扑过来的灰色老公獒的头顶一闪而过,落地的同时,忽地转过身来,一口咬住了老公獒的尾巴,用力一拽,便把老公獒拽得趔趄了身子。灰色老公獒狂叫一声,弯过腰来就咬。白狮子嘎保森格旋风一般又把身子转了回去,再一次一跃而起。这一次它是跃向前方的,前方是它们共同的敌手藏马熊。整个过程简练、流畅、机智、凶狠,一点多余的动作也没有,每一个环节的衔接都恰到好处,尤其是两次跃起和两次转身,简直就是炉火纯青的扑杀表演。獒王看着大为惊叹,心说这个白狮子嘎保森格怪不得有些骄傲,原来它有如此不凡的身手。它想冲着嘎保森格发出一声赞美的喊叫,有一种隐秘的力量阻止了它,至于那是一种什么力量,它并不知道,或者说暂时不知道。它看着白狮子嘎保森格已经扑到了藏马熊跟前,赶紧助威似的边吼边跑了过去。就在他们玩得忘乎所以的时候,吗平冈日森格悄悄走出了密灵洞。大黑獒那日想跟出去,吗平站起来走了几步,就被藏医尕宇陀拦住了:“那日你不能去,你受创的左眼不能让大风吹,更不能让雪光刺,不然就好不了。”

  

就在逃跑的速度和追撵的速度不分上下的时候,给你平反冈日森格发出了一声高亢而凄厉的长嗥,给你平反这是狼的长嗥,是荒原狼呼喊同伴时充满深情的心声律动。疯跑在前的白狮子嘎保森格吃了一惊:哪里来的狼啊?但是速度并没有减弱,只是斜起三角眼瞥着后面的冈日森格,心里冷飕飕地耻笑了一声:你呀,外来的蟊贼,你小看我了,就是扒了你的皮我也认得你是上阿妈人的一只走狗,而不是什么该死的狼。

就在伟大的獒王压倒了对方,吗平却不肯撕咬对方近在寸间的屁股的时候,吗平不伟大的冈日森格身子一缩,伸出四个爪子,同时蹬向了獒王柔软的肚腹,那是虎爪一样的獒爪,那上面聚攒的力气能把一头牛蹬倒,能把两张牛皮蹬穿。但是它没有蹬穿獒王的肚腹,獒王把肚腹紧紧一收,躲过了对方致命的蹬踏,轻松地跳到了一边,心想冈日森格的心地多么卑鄙啊,居然敢从下面进攻我,几乎让它得手。獒王虎头雪獒庆幸地摇摇头,再看冈日森格时,不禁大吃一惊:冈日森格已不在地上,而在眼前的空中了。洞前的悬崖平台上,给你平反站着十几个人。父亲和冈日森格只认识其中的铁棒喇嘛藏扎西。藏扎西守在洞门口,给你平反正在和别人说着什么。气氛有点不祥,冈日森格感觉到了,轻声而费力地叫起来。父亲抢到冈日森格前面,快快地走了过去。藏扎西一见父亲,就大声用汉话问道:“汉扎西你来这里干什么?”父亲说:“你不用问我,你看看我身后的雪山狮子冈日森格就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对万年寂静的党项大雪山来说,吗平强盗嘉玛措的枪声差不多跟一场地震一样。峻峭突兀的冰峰雪岭呆愣了一会儿,吗平蓦然就崩裂了,那一种惊心动魄的坍塌,那一种天翻地覆的震撼,让草原和雪山终于反弹出自己压抑已久的声音。父亲后来说,这是白主任白玛乌金的葬礼,如果父亲不是因为饮血王党项罗刹而留在山麓原野上,这很可能就是他的葬礼。多吉来吧和大黑獒果日一共生了三胎七只小狗,给你平反第四胎还没怀上,给你平反多吉来吧就离开了西结古草原。建立不久的西宁动物园来人在西结古草原寻觅动物,一眼就看中了多吉来吧,拿出两千元钱要把它买走。那个时候的两千元钱是很多很多的,足够把寄宿学校的几顶帐房变成两排土木结构的平房。父亲心动了,他那时候考虑最多的就是如何扩大学校和建设学校。他流着眼泪,向多吉来吧和大黑獒果日鞠着躬,说了许多个“对不起”,同意了这笔交易。同样流着眼泪的多吉来吧被铁笼子运走的时候,学校里所有的学生都哭了,已经离开学校去生产队放牧的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和从学校毕业的许多孩子都来为它送行,都哭了。大黑獒果日追着运载丈夫的汽车,一直追过了狼道峡。

多吉来吧也就是饮血王党项罗刹一直呆在父亲的学校里。1958年它被青果阿妈军分区的人看中,吗平用铁笼子运到多猕镇,吗平看守那里专门关押战犯的监狱。两个月后它咬断粗铁链子,咬伤看管的军人,跑回了父亲的学校。不久它就把领地狗中最优秀的母獒大黑獒果日带到了学校,带到了父亲面前。父亲惊喜地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不知道?”又摸摸大黑獒果日的头说,“别忘了,你的一只耳朵还是它咬掉的。”大黑獒果日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在乎。多吉来吧冲着父亲吼了一声,仿佛是说:别提啦,过去的已经过去啦。大黑獒果日很快就怀上了,第一胎生下了一公一母两只小狗,简直就是多吉来吧也就是饮血王党项罗刹的翻版:全身漆黑明亮,四腿和前胸火红如燃,就像两块正在燃烧的黑铁。它们是真正的铁包金藏獒,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和奶奶的奶奶的奶奶参加过横扫欧洲的猛犬军团的党项藏獒,是身经百战,雄当万夫,形同天之战神,建立过让成吉思汗惊叹不已的“武功首”的巨獒之嫡传后代。多吉来吧在石头房子里成长,给你平反又在石头房子里死去,给你平反也算是它的宿命吧。它死于心灵的创伤,也死于肉体的创伤。死后父亲才发现,它身上有枪打的痕迹,一颗子弹嵌在它的屁股上,一直没有取出来。

(责任编辑:设备)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