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等不到实践的那一天了!"奚望叹气说。 我的整个人从内到外在打颤

时间:2019-10-30 18:40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货运专线

我的整个人从内到外在打颤,也许,我软着腿跟陈走到了一楼的大院里,也许,我继续再跟着走去的方向应该是一辆挂着警灯的警车了。“不是让我坐上这辆警车吧!”心陡地猛紧了一下,“天哪!是的啊!”因为我看见那辆车的驾驶位上正坐着高个子李,看见我们走过来,李已拉响了叫人胆颤心惊的警笛声“呜——呜——”警灯也随之旋转出了红、蓝、白、绿的“吓光”,我头晕、心颤、四肢瘫软、语无伦次、大脑一片空白,我什么都不知道……

求幸福获新生,不到实践犹如枯木又逢春全家人斟满酒、那一天了奚端起杯,那一天了奚在庆祝我获得自由的祝福声中,我终于告别了七十七日以来,天天必须蹲着吃的牢饭,又一次舒适地坐着,吃到了妈妈亲手替我做的丰盛家宴。这种久违的享受啊,开心自不待说啦!席间,这个替我挟菜,那个帮我斟酒的,浓浓亲情无言可表。我一边克制住涌动的馋虫,很斯文地品尝着美味佳肴,一边回答他们关切的询问,很认真聆听他们充满亲情的教诲。

  

蜷曲蹲缩在“冰箱”旁的身子早已麻木,望叹气说好想好想站起来伸展一下身子却不敢,望叹气说顶多只敢保持原姿势摇晃一下就算是活动身子了。因为我看见在“中铺”位置上,有一个人的身子一直是坐着的,这个人我显然不认识。他不时地盯着我的每一个小小的举动,也不时地看看四周,注意听窗外和号窒里面发出的任何一点响动;见到上铺有人的手、脚伸出被子外,他会小心地不弄出声响地替他们盖好……劝君莫染它,也许,我染上要毁家劝完“架”之后,不到实践他递过来一根试管,不到实践皮笑肉不笑地对我半是挪喻、半是警告地说:“凶哪样××嘛!先屙泡尿再说!”。一看见试管我就明白:他们这是要取我的尿样做尿检,看我有没有吸毒。我知道自己从强制戒毒所放出来之后,就根本没有吸过半口毒品,因此心里面丁点都不紧张,当然更不要说是害怕了。屙就屙吧,我还正尿急呢!

  

然而,那一天了奚真正敢放松甚至放纵的只有上面的他们,那一天了奚我们则至多敢把坐姿变换一下,以及悄悄耳语几句罢了,哪里敢乱说乱动?可见,“阶级”的差别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被凸显得那么水火不相容!就拿人们之间的谈话来说吧——然而事实上却是:望叹气说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望叹气说在毒品的泥潭中,我欲罢不能,越陷越深、越陷越深……每天每天,仍然在“一切为了毒品,一切为了毒资,一切为了吸毒”的毒海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苦苦挣扎着,在犯罪和罪犯的边缘地带,极其痛苦而又极其艰难地走着、爬着、苟活着……

  

然而同时,也许,我在我的内心深处,也许,我却萌生了这样一个可怕的孽念:等我出去以后,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地再吸一次毒,好好地再享受它一次,享受完最后一顿“告别药”之后,就真真正正地从此永别毒品,永永远远地不再吸毒了!

然后拿出一张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两指宽、不到实践四指长的旧报纸,不到实践撮起烟丝,小心翼翼地卷成一个喇叭筒,用舌头舔了舔“喇叭”的纸边,把“喇叭筒”沾连好。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神情甚是专注,一副不容别人打扰的样子。我们都在静静地看着,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喇叭筒叼在嘴上,东张西望地到乱看,显然是想借火点烟。而且为了尽可能大地获得最超值回报,那一天了奚你的“毒品经纪人”在对你“投资”“免费的午餐”之前绝对不是盲目的,那一天了奚因为对他来讲,诱饵不仅是数量有限的,而且还是弥足珍贵的。不对投资对象的你事前做好充分的调查与评估,他岂能轻易撒网,那不是白白浪费他的“命根子”吗?

而且我的亲人们,望叹气说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一个,望叹气说既无权,又无钱,更无势,有的只是善良和本份的做人宗旨与原则,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了解我冤狱的真相没有?即便他们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无权无势的他们能奈何得了狗杂种们的黑恶势力吗?他们能斗得过狗杂种吗?我真的好担心,说不定,含冤而去的不是我,而是年迈体弱的他们呀!而且我的这一极富创意又令自己都感到恶心的“手指刷牙工程”,也许,我也是在我后半夜拉完秽物后,也许,我站在便池旁边完成的!而更令我悲叹不已、哭笑不得的是:等我做完上述工程,回到大铺上想睡下时,发现自己的“床位”已经被完全“霸占”了,不再有自己的“容身之位”!而这样的悲剧几乎天天晚上都要发生一次……

而且只发给我们两小张厕纸,不到实践也限定了我们必须一次拉撒完毕,不到实践彻底解决“问题”!睡忘记了,或没厕纸了,你就只有“过了这个村,没有这家店”地忍着吧,要一直熬到第二天后半夜的来临!但“人有三急”,你忍得住吗?等得了吗?没得商量,等得了也要等,等不了也要等!忍不住也得忍住!而任何一个吸毒者,那一天了奚只要敢继续把毒吸下去,那一天了奚就始终会有失去自由的这一天——或三月、或五月,复吸者或两年,或三年!你敢吸毒吗?你敢失去自由吗?你还敢复吸毒品吗?你又敢“舍身兑换自由”吗?我想我自己是不敢的了!你呢……

(责任编辑:法律)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