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谨小慎微的人大概永远不会犯错误,挨批评,因而也不需写检讨。然而人要没点楞角,成天价四平八稳地打发日子,一举一动去琢磨周围的气氛,望着各方的眼色行事,那种活法实在无趣,那么过一辈子也寡然乏味。 也寡然乏味用起来要特别谨慎

时间:2019-10-30 18:54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豫商前沿

   对于猴哥这样业务能力没得说,一生谨小慎永远不会犯眼色行事,也寡然乏味但是缺点也一大堆的人,一生谨小慎永远不会犯眼色行事,也寡然乏味用起来要特别谨慎,如果闹出乱子来可能很难收场。玉帝使用猴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猴哥虽然当上了齐天大圣,但是实质上还是帮派老大,并没有成功转型。有些人,穿上龙袍也不象皇帝,招安一个土匪,不是封官许愿,让他戴上乌纱,拿上大印就完毕的,必须让他进行成功的转型。象过去有个叫郑广的官儿,是做海盗出身的,有一天他和同僚做诗,吟道:郑广有诗献众官,众官与广一般般。众官做官却做贼,郑广做贼却做官。无论是做贼还是做官,都是强占别人的资源,道理也是这个道理,但做官了话就不能说这么白的。所以,如果要使用猴哥,让他成功地从帮派老大转型到政府高官,就必须对猴哥烧一把火,让他清醒清醒:坐官要有个官样。

按理说,微的人大概稳地打发日围的气氛,望着各方去西天取经这样的美差怎么也落不到沙僧的头上,微的人大概稳地打发日围的气氛,望着各方论业务能力,老沙能力平平。论出身,尽管老沙被发配到流沙河劳改可能也是轻罪重判,但无论怎么说确实是犯过错误。西天路上,想去取经而又根正苗红,好学上进的妖精有的是,而沙僧的案又是玉帝亲自抓的,就算是冤假错案,观音犯不着为了招这样的兵而拂玉帝的面子吧。那么,剩下的原因只有一个:沙僧在流沙河干了观音甚至事如来都不方便干的事。 话说如来在西天举行公务员的先进性教育:要狠斗私心杂念,错误,挨批杜绝一切不正之风。坚决打击一切拉帮结派的行为,错误,挨批不拘一格用人才。有人说,我们西天有什么灵山帮、普陀山帮,这完全是恶意中伤,无中生有。为了配合这次三讲五讲学习,我们准备提拨几位同志。不论什么出身,不论哪位同志推荐,只要能来西天取到经,带回大唐开发新市场,我们就重用这些同志。对于完成这项工作起主要作用的同志,给与局级待遇,其他协助的同志也给与相关待遇。

 一生谨小慎微的人大概永远不会犯错误,挨批评,因而也不需写检讨。然而人要没点楞角,成天价四平八稳地打发日子,一举一动去琢磨周围的气氛,望着各方的眼色行事,那种活法实在无趣,那么过一辈子也寡然乏味。

叶公好龙,评,因而也龙就来了。在灵山工作的一些同志听到雷音寺招聘公务员的消息,马上就传到长安。兵贵神速,立即有人组织人马,前往西天取经。 如来一看,不需写检讨急啊。早在二十多年前,不需写检讨他就将自己信得过的金禅子改名换姓,放到基层锻炼了。现在,你倒推荐出一个不相关的人士来做第三梯队。更可气的是,在西天的路上,狠的妖精不多。大鹏怪他们还在雷音寺打工,黄凤怪还关在监狱里,这些来取经的和尚又没有像猴哥那样得罪过太上老君这些大佬,别人犯不着安排工作人员出来刁难。像虎力大仙,鹿力大仙这些却不吃人的。牛魔王、红孩儿倒早就在西天路上混了,也偶尔吃几个人改善一下生活。不过他们都是爱财之徒,别人一个红包送上去,岂有不放行之理。如果这几个家伙真的成功到西天取经,难道就给他们局级待遇,叫自己培养的金禅子怎么办啊。这时候如来真的恨不得有个李逵拿斧头砍掉来投奔灵山的韩伯龙。 可是,然而人要没灵山又偏偏没有这样的角色,然而人要没毕竟是老大,要如来出面让下人干这些脏活,到底说不出口。做领导也挺难的,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几个家伙也来取经,破口大骂便是了:这些傻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想来竞争上岗。可是领导不能这样说啊,看在眼里,恨在心理,口头却要说:这几位同志敢于自荐,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时候,如来只能听天由命,希望那些来取经的家伙或者让妖精吃掉或者在路上病死了。还好,这些取经人都让沙僧吃掉了。深知如来内心的观音松了一口气:这家伙业务能力很一般,倒是个乖巧的人,观言察色,十有九中,招他进来算啦。

 一生谨小慎微的人大概永远不会犯错误,挨批评,因而也不需写检讨。然而人要没点楞角,成天价四平八稳地打发日子,一举一动去琢磨周围的气氛,望着各方的眼色行事,那种活法实在无趣,那么过一辈子也寡然乏味。

看后来观音对九位取经人很不恭敬,点楞角,成动去琢磨周竟然用他们的骷髅头做成一个船,点楞角,成动去琢磨周让唐僧踩在上面渡过流沙河。这就让人很不是滋味。怎么说那九位牺牲在流沙河的老兄也是投奔西天的,相当于革命的烈士。要知道,在战场上被打死的士兵,都会被自己的战友冒死抢回去埋葬的。尽管流沙河连根鹅毛都漂不起,但是以观音的法术,或者人工造冰冻结这条河,或者弄个氧气包,让唐僧过河,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因为观音手下的金鱼精都有这本事。但是,她却选择了让唐僧踩着烈士的骷髅头过河。也许,她在向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传达一个信息:哼,谁敢和我争,我就把谁拆在脚下,用来做取经垫底。 真人不露相,天价四平露相非真人。像梁山的的好汉,天价四平真正武功高强的,起的外号叫玉麒麟、豹子头,都是一些平平无奇的绰号。而那些什么小霸王、打虎将、跳涧虎,论武功,顶多是个三脚猫,外号却一个叫得比一个响。

 一生谨小慎微的人大概永远不会犯错误,挨批评,因而也不需写检讨。然而人要没点楞角,成天价四平八稳地打发日子,一举一动去琢磨周围的气氛,望着各方的眼色行事,那种活法实在无趣,那么过一辈子也寡然乏味。

天上地下人间,子,一举一在无趣,那谁的消息最灵通。也许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千里眼和顺风耳。千里眼和顺风耳这两个家伙,子,一举一在无趣,那起的名字神气之极,又整天公不离婆,秤不离砣,相互交流信息,强强联手,资源共享,实际上却是一对活宝。他们收集到的原始信息就非常有限,更不要说他们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了。

这两个家伙,那种活法实在西游记中露过两次脸,那种活法实表现的水平不是一般的差。第一次是在猴哥出世的时候,猴哥的身世是个谜,当他还是一个不省人事的婴儿的时候,就不知道被谁扔在花果山那里,搞得沸沸扬扬,结果玉皇大帝也略有知晓,派千里眼和顺风耳两位仁兄来打探消息。看看他们打探到的信息是怎样:上有一仙石,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在那里拜四方,眼运金光,射冲斗府。无端出现一个丢弃的婴儿,如果放在今天,十有八九是超生的,或者是有什么疾病家里人不要的,或者是瞒天过海的非婚生子。当然,猴哥是超生的理由不太成立,因为那年代还没有进行计划生育。像七个蜘蛛精的老妈为了要一个男孩传宗接待,一口气生了七朵金花,也没见人来要她结扎。猴哥后来的的身体极好,应该也不是有什么疾病被家人遗弃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没有分析种种原因,却听花果山那些没文化妖精的胡说,这婴儿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业务能力之差,可见一斑。猴哥学成归来,到海中龙王那里欺诈勒索,到地府强销死籍后,龙王和阎王上天告状,玉帝又派哥俩来打探这个闯祸的主是哪路神仙。他们打探到的结果是这样:这猴乃三百年前天产石猴。当时不以为然,不知这几年在何方修炼成仙,降龙伏虎,强销死籍也。猴哥去学艺,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们还不知道这几年在何方修炼成仙,就拿这话来交差,实在太不敬业了。可见他们虽然配了最新功能最强的望远镜和窃听器,但只是把偷窥和偷听的工作当作职业而不是事业。 太上老君的司机青牛精,么过一辈又是一个被老板追认通过猴哥的考核,么过一辈而且也是成绩优秀的考生。说起来,太上老君和猴哥结的怨相当深。猴哥偷过太上老君的丹,太上老君更狠,居然把猴哥放进炼丹炉里烧了七七四十九天,如果不是猴哥有两招,早就这样惨死了。他眼看猴哥刑满释放,加入取经队伍,身份又可以漂白了,就软磨硬泡去求观音,希望能让他给猴哥出一两条试题。观音给机会他,没想到,他派出去的考官金角大王音角大王非但没有难住猴哥,反而被猴哥难住,这面子也丢大了。尽管太上老君心中一肚子气,但是每家最多只有一个次考核猴哥的机会,所以,他不能正常地派人去刁难猴哥了。这时候,青牛精私自下凡,不但拿下了唐僧师徒四人,还打败二十八星宿、雷公、龙王、火德星君、十八罗汉,给太上老君挣了不少面子。当然,青牛精是私自下凡的,尽管太上老君心中觉得他干得不错,却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假惺惺地表一表态,采用他妈的赏连长,打三十军棍赏团长这种名贬实褒的手法是免不了。看看太上老君是怎样带回他的司机青牛精的:

那魔轮枪就赶,一生谨小慎永远不会犯眼色行事,也寡然乏味只听得高峰上叫道:一生谨小慎永远不会犯眼色行事,也寡然乏味“那牛儿还不归家,更待何日?”那魔抬头,看见是太上老君,就唬得心惊胆战道:“这贼猴真个是个地里鬼!却怎么就访得我的主公来也?”老君念个咒语,将扇子搧了一下,那怪将圈子丢来,被老君一把接住;又一搧,那怪物力软筋麻,现了本相,原来是一只青牛。老君将金钢琢吹口仙气,穿了那怪的鼻子,解下勒袍带,系于琢上,牵在手中。请注意两件事:金钢琢尽管当年青牛精用过,但是太上老君早就以这是老板本人的财产据为己有了。当然猴哥大闹天宫的时候,这东西就不离他的手,被他用来打翻猴哥。勒袍带更是一件厉害的武器,给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用叫幌金绳,原来就不是青牛精的。太上老君这样做,不外乎是在表明:小子,你干得不错。我不会亏待你,现在不但把金钢琢还给你,还另外赏你一件宝贝。所以说太上老君的司机青牛精就是被太上老君追认通过猴哥考试的。 虎力大仙、微的人大概稳地打发日围的气氛,望着各方鹿力大仙、微的人大概稳地打发日围的气氛,望着各方羊力大仙是妖精中的异数,他们并没做什么坏事,因为懂得人工降雨,是靠技术吃饭的,在车迟国也活得挺滋润。看西天路上的妖精,有不少是猴哥主动去惹他们的一些不法妖精,跑来惹猴哥的,除了上级安排,工作需要的外,主要有几种:一是想尝一尝唐僧肉滋味的,二是追求性解放,想和唐僧进行一夜情的,三是见财起意,想偷猴哥、唐僧的财物的。当然,还有例外,像六耳弥猴,就是想混入第三梯队,成为取经队伍中的一员的。如果说六耳猕猴是例外,那么虎力大仙、陆力大仙、羊力大仙是例外的例外。尽管只是三个草根妖精,因为掌握一门技术,善于人工降雨,他们在车迟国可谓上官见爱,乡贤传名。本来,猴哥取他们的经,三个大仙做他们的国师,井水不犯河水,就算有不和睦,也用不着横刀相向的。可是,这哥仨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和以前的危险分子,现在为第三梯队考察对象的猴哥过不去,最后家破人亡,身败名裂,后人引以为鉴。

想想也奇怪,错误,挨批这三个妖精因为一些小过节,错误,挨批和猴哥闹了起来。但是和猴哥进行三次隔壁猜物,三战三败。进行人工降雨比赛,发现龙王和猴哥关系铁得很。在高台上和唐僧比念经,又差点摔得半死。他们内心也知道,和猴哥相比,他们差的不是一个数量级。偏袒他们的车迟国王也一再要求停止比赛了,他们连性命也不顾,还要拼搏下去,图的是什么?据我考证,他们三个就是报考公务员的狂热考生。为了成为令人羡慕的国家干部,从而铤而走险的,最后把命也丢掉。 要弄清虎力大仙、评,因而也鹿力大仙和羊力大仙的真实身份,评,因而也就要从他们三个的社会关系说起。其实,这三个妖精并不是那种完全没有后台,又不安分守己的妖精。证据就是他们拜三清的。在三清观里,猴哥还利用他们对上天的虔诚,恳求圣水金丹的时候,狠狠地涮了他们一把,让他们吃了一泡猴尿和一泡猪尿。说到庙宇和道观,很多人都不以为然。除了像五台山那样有文菩萨亲自镇守的庙宇,其他庙宇里泥塑木刻的神像好像并不起什么作用。猴哥把三清的像扔进屎坑里,太上老君也没有出来抗议,更不要说有什么后果了。难道这些塑像真的象五四运动时候说的那样:一声不出,两目无光,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官不全,六亲不靠,七窍不同,八面威风,久坐不动,实是无用?其实不是的,如果是这样,三妖仙也就不用拜三清了。这些塑像,是神仙在人间的信息联络站,把人们许愿、还愿、送礼等信息都记录下来,天上的神仙想知道人间对他的态度怎样,一查看这些记录就知道了。当年猴哥变成二郎神的模样混进他的庙宇,就乱翻了不少这些流水账纪录。

(责任编辑:别墅)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